国际交流

阎宏秀牛津大学访学简介

发布时间:2016-06-21 

       在国家留基委的资助下,本人自2015年6月1日至2016年5月31日在英国牛津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访问研究。
       牛津大学哲学系既是全球最大的哲学系之一,也被公认为全球最好的哲学系。其起源可追溯到中世纪,如,Robert Grosseteste (1175–1253)、邓斯·司各脱 (1264-1308)、托马斯·布拉德华(1290?-1349)、威廉·奥卡姆(1300?-1349?) 以及约翰·威克里夫(1329?-1384)等均在此任教于研究,并形成了牛津学派。牛津大学还培养了一批哲学界的大师,如洛克、艾耶尔、以赛亚·伯林、吉尔伯特·赖尔等。目前,牛津大学各学院共有一百五十多个哲学教授和科研人员。这些人员的研究领域涵盖哲学各个学科,并且其中很多是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著名哲学家。如,我在牛津大学的合作导师卢恰诺·弗洛里迪(Luciano Floridi)是信息哲学和信息伦理学这两个新型研究领域的开创者,在学术界极具影响力,其研究成果已经被翻译成阿拉伯语、中文、克罗地亚语、法语、意大利语、匈牙利语、波兰语、葡萄牙语、西班牙语及俄语等。弗洛里迪现为牛津大学哲学系教授、尤希罗实践伦理中心的特聘教授,牛津大学网络学院教授、联合国信息和计算机伦理协会主席、国际信息哲学研究协会主席,《技术和哲学》、《哲学研究》系列丛书的主编,《Synthese》、《The Information Society》等期刊的副主编,曾任欧盟“概念化工程”专家组主席,国际计算和哲学协会主席。在近五年曾获得Weizenbaum奖、Covey 奖, HertfordshireVice-Chancellor 奖、Barwise奖等。
       从学术建制来看,也正是鉴于牛津大学哲学研究在全球的卓越声誉,每年都有很多全球知名的哲学家来此讲学,也有围绕某一个问题而展开的深度学术研讨会,也有因对某一个问题或者领域感兴趣的老师、学生组成的社团。其中,有的讲座是建制性的,如约翰·洛克讲座、以赛亚·伯林讲座、尤希罗实践伦理讲座、温彻斯特讲座、勒贝尔讲座等。牛津大学哲学系的哲学社团颇具特色,如乔伊特社团、奥卡姆社团、道德哲学讨论会、物理哲学社团、宇宙学社团、古代哲学工作坊、数学哲学研讨班、心灵哲学阅读研讨班、后康德研究班等。这些研究班有的由教师召集、有的由学生组织,旨在推进关于某一领域的学术探究。由Jeff McMahan教授主持与召集的Moral Philosophy Seminar,该研讨会定于每周一下午四点半到六点半,Jeff McMahan邀请全球在道德哲学方面做出重要贡献的知名学者讲授一个小时,随后是学者与参与者的深度交流。这种方式极大地推进与加强了牛津大学的道德哲学研究。
       从教学方面来看,牛津大学每年招收大约500个本科生学习哲学,这些本科生通常在全校不同学院注册,并且有些学生往往还选修另外一个专业;哲学系每年招收100个硕士生和博士生,而博士生通常不单独开设课程,但可以参加硕士生的课程。牛津的教学形式通常可以分为讲座(Lectures)、讨论班(Seminars)和导师制(Tutorials)。讲座和讨论班通常给本科生和给研究生开设,几乎涵盖了哲学的所有主要研究领域和话题。Tutorials是牛津大学本科教学的一大特色,每个本科生会定期地、经常性地接受哲学系老师的单独或分组指导。而研究生则经常性地受到导师的单独个别指导(supervisions)。但牛津大学的哲学教学工作需要学生有大量的阅读,如其针对本科生的哲学课程并非仅仅停留在通论,而是对某个哲学人物或哲学范畴的深度解读,这需要学生对每节课给出的阅读材料有充分了解。在访学期间,有一位教授给本人留下深刻印象,因为在其课表中,该教授明确写出:“对本课程相关问题感兴趣的同学,我将在正式上课前半小时到任课地点,与你进行讨论”。事实上,在本人上这门课程的期间,发现这位教授不仅是提前半小时到任课地点,还会在下课时提醒同学们,请有问题、有兴趣的同学可到院咖啡厅继续探讨。
       从研究方面来看,对经典的探讨一直是其学术研究的一个亮点。关于此,可从牛津大学的哲学发展史中找寻。牛津大学的哲学从中世纪伊始就秉承这个传统。但曾经有一度时期,也是因其囿于固守经典,如马克∙帕蒂森曾抱怨:“牛津的哲学没有实质性的存在。只是我们经典训练的一个附加物。”但19世纪中叶的改革,使得牛津的哲学研究不仅坚守了哲学的经典,又有了新的探索。因此,牛津大学当下的哲学研究既有对苏格拉底、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、洛克、休谟、贝克莱、斯宾诺莎、康德、黑格尔等解读与考究,也有对基因技术、信息技术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人类未来的思忖与探究,如隶属于哲学系的研究中心有牛津尤希罗实践伦理中心(The Oxford Uehiro Centre for Practical Ethics) 、人类未来研究所(The Future of Humanity Institute) 、科学和伦理学所(Institute for Science and Ethics) 、牛津神经伦理学中心(The Oxford Centre for Neuroethics)、古代本体论中的权力结构主义(Power Structuralism in Ancient Ontologies)等。
       因此,牛津大学哲学系在坚守传统阵地的基础上,将哲学的视域延展到对当下人类生存状况的反思之中,这恰好真切地体现了哲学本身内秉的特质。

 

版权所有©2016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  沪交ICP备20160097

技术支持 : 维程互联